首页 > 中山教体政务网 > 其他发布
“黑老大”高调出狱又获刑6年 二审维持原判

  新京报快讯(记者王煜)山西男子程幼泽“高调出狱获刑”一案,4月13日上午二审宣判。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,对程幼泽维持原判。

  新京报此前报道,2009年8月,山西省晋城市公安局成立“8·7查赌打黑专案组”,山西男子程幼泽因涉案被捕。2012年9月13日,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以“故意伤害罪、非法拘禁罪、以非法买卖爆炸物罪”,判处程幼泽有期徒刑八年。

  2016年5月23日,程幼泽自山西晋城监狱经过减刑后释放时,上百名社会人员列队放鞭炮迎接。程幼泽“高调出狱”相关视频引发关注,其本人则被称为“黑老大”。

  晋城警方于当年5月26日,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拘程幼泽。6月8日,程幼泽被批准逮捕。同日,晋城中院裁定撤销之前对程幼泽的减刑。

  2017年7月13日,阳城县法院一审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程幼泽有期徒刑5年;与其犯故意伤害罪、非法买卖爆炸物罪、非法拘禁罪没有执行完毕的刑期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6年。

  一审后,程幼泽提出上诉,案件二审于今日宣判。

  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官网通报称,一审宣判后,程幼泽、刘欣等11人提出上诉。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,程幼泽等人的行为确均已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,一审认定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充分,审判程序合法,除考虑被告人王云兵在二审期间有立功表现,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外,对于其他被告人的刑罚维持原判。

  早先报道:

  山西“高调出狱获刑”男子申请国家赔偿

  新京报快讯(记者王煜)今日(12日),新京报记者从山西“高调出狱获刑”男子程幼泽的辩护律师处获悉,程幼泽已于12日申请国家赔偿。

  新京报此前报道,2009年8月,山西省晋城市公安局成立“8·7查赌打黑专案组”,山西男子程幼泽因涉案被捕。2012年9月13日,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以“故意伤害罪、非法拘禁罪、以非法买卖爆炸物罪”,判处程幼泽有期徒刑八年。

  2016年5月23日,程幼泽自山西晋城监狱经过减刑后释放时,上百名社会人员列队放鞭炮迎接。程幼泽“高调出狱”相关视频引发关注,其本人则被称为“黑老大”。

  晋城警方于当年5月26日,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拘程幼泽。6月8日,程幼泽被批准逮捕。同日,晋城中院裁定撤销之前对程幼泽的减刑。

  2017年7月13日,阳城县法院一审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程幼泽有期徒刑5年;与其犯故意伤害罪、非法买卖爆炸物罪、非法拘禁罪没有执行完毕的刑期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6年。一审后程幼泽提出上诉,案件二审将于明日宣判。

  程幼泽的辩护律师朱孝顶称,程幼泽已于12日正式申请国家赔偿,赔偿义务机关为晋城市公安局。

 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国家赔偿申请书显示,程幼泽称,晋城警方在案发后,查封并变卖程幼泽经营的两座煤矿共38万吨原煤,“但查封、变卖所得超过亿元的款项既未上缴国库也未向程幼泽返还,超过亿元的款项迄今去向不明”。

  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(2017)晋05行终29号、30号《行政判决书》显示,作为刑事侦查机关的晋城市公安局,实施了对程幼泽的原煤查封、变卖行为。程幼泽据此向晋城市公安局提出,要求返还2009年被晋城市公安局扣押并变卖的38万吨原煤所得价款。

  此外,程幼泽提出,晋城市公安局赔偿变卖的38万原煤,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值的2.28亿元(按照2009年11月、12月时原煤的市场价每吨600元计算所得),应付相应赔偿金以及同期存款利息计息(自侵权行为发生时起算,至作出生效赔偿决定时止)。

  高调出狱“黑老大”再获刑,其妻向媒体称:“我们没想向公检法示威”

  李明德

  据山西省阳城县人民法院网站消息,今日,山西省阳城县人民法院对程幼泽等14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进行公开宣判,判处被告人程幼泽有期徒刑五年,与其犯故意伤害罪、非法买卖爆炸物罪、非法拘禁罪没有执行完毕的刑罚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。

  高调出狱“黑老大”一审被判5年

  资料显示:阳城县人民法院认为,被告人程幼泽、刘欣、蒙广录、贺正香等14人的行为均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。

  根据犯罪事实、犯罪性质及各被告人的犯罪情节、主观恶意大小、对社会的危害程度、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,判处被告人程幼泽有期徒刑五年,与其犯故意伤害罪、非法买卖爆炸物罪、非法拘禁罪没有执行完毕的刑罚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;对其余13名被告人分别处以四年六个月至一年不等的刑期。

  此前据媒体报道,2016年5月23日,一组名为“黑社会老大高调出狱”的视频在网络上疯传。

  视频显示,戴着墨镜、穿一身白衣的程幼泽走在一群人的头排中间位置,不时还挥手致意。数十串鞭炮在地上依次排开,道路两旁停着悍马、奔驰等豪车。此外还有数十名统一黑色着装男子,列成两队迎接他。


  对于这场迎接程幼泽出狱的仪式,山西警方曾发布消息称,所谓“黑老大”高调出狱视频事件,是由程幼泽和其家人、朋友自导自演的一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“闹剧”。

  媒体记者曾专访程幼泽妻子

  去年5月,被称为“山西晋城黑老大”的程幼泽刑满释放当天,100余名社会闲杂人员在监区外列队聚集、燃放鞭炮,并在酒店摆宴聚餐,视频在网上流传。6月8日,程幼泽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晋城市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  当时,有媒体记者曾找到程幼泽的妻子。程妻表示,程幼泽前后三次被减刑,算起来总共20年的时间在监狱里度过,这不但毁了程幼泽本人,也毁了他们的家。在程幼泽出狱的视频在网上热传时,家人就已经很“害怕”了,他再次被批捕,家人愿就此事造成的不良影响向公众道歉。

  >>>>没想到闹成这样,后悔搞迎接仪式

  去年5月23日,一组“黑社会老大高调出狱”的视频在网上流传,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此事发生后,山西省公安厅高度重视,专门委派刑侦总队领导和专家指导案件侦破工作,晋城市公安局成立“5·23”专案组,抽调精兵强将展开侦查。

  5月26日,程幼泽被依法刑拘,同时警方还抓获9名违法犯罪嫌疑人。

  法制晚报(以下简称法晚):出狱仅四天又被抓,你如何看待这次事件?后悔搞那个迎接仪式?对策划迎接的人和参与迎接他的那些人你也会抱怨吗?

  程妻:没想到这事会闹成这样,早知道会这样我死也要阻拦他们搞那个迎接仪式。后悔是肯定的,可又能如何?但我不抱怨他们。他们也是出于好心,想着他出来了,让他高兴高兴,没想到最后又被抓进去了。

  法晚:从视频上看,当天场面确实很大,作为他妻子你也在现场,没及时制止吗?

  程妻:那天刑满释放的人员比较多,前去接人的车辆和亲属也很多。我和他哥哥、姐姐、姐夫开车到监狱门外时,路边都停满了车,还有很多人。这些人我都不认识。我们直接就往里面去了,没注意外面什么情况,也分不清哪些是接他的朋友。

  法晚:能讲讲当时的情形吗?

  程妻:我们家属在监区门口接着他后,走到监狱大门口的时候才发现他们这样搞的,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。并且紧接着旁边鞭炮声响起,说话也听不到,短短一分钟时间就走了过去。没想到就这短短一分钟左右被别人拍下来,又配上音乐、标上“黑社会老大”放网上了。

  >>>>看到网上视频后我心里很怕

  6月8日,程幼泽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晋城市检察院批准逮捕。6月10日,山西省公安厅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,程幼泽在出狱前与家人和朋友多次联系,要求在他出狱时能多聚点人和车欢迎他。程原来的司机蒙某某找到一家以策划婚庆典礼、企业形象为主要业务的“赵枫视频工作室”经理赵某,让其策划“迎接”程出狱仪式,并承诺给赵策划费1万元。

  法晚:你们家属在网上看到这段视频后第一感觉是什么?

  程妻:当时我看到后第一感觉是这事搞得有点大了,我拿手机让他看,他说:“这帮小孩子们闹着玩的,又没破坏影响什么。”我跟他开玩笑说,“你这下成网红了。”他笑了下没说什么。

  法晚:后来这段视频越传越广泛,你们心里压力大吗?

  程妻:不是大,而是怕。当天晚上他哥哥姐姐就到我们家说这事,认为影响太大了。我们也不断关注网上的情况,开始害怕起来。但他一直认为这又没破坏影响什么,只是一帮孩子们闹着玩玩。我们家人也都这么认为。再说,网上和媒体称他为“黑社会老大”,这很不对,我们家属对此也表示强烈不满。

  虽然他三次入狱,但都不是因为涉黑。“黑社会老大”的称呼造成了社会的误解,也给我们家人造成了伤害,应该予以纠正并不再继续。对此,我们聘请的律师已经公开发表了声明。

  法晚:可是在公众心目中他就是黑社会老大形象。

  程妻:因为这段视频造成了这么大社会不良影响,我代表全家向社会公众诚恳道歉,请大家不要再误传。这只是一帮年轻孩子闹着玩耍的,程幼泽并不是黑社会老大,大家要相信法律的判决。

  不能仅仅因为一帮年轻人策划个迎接仪式,他就成了真正的黑社会老大。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推理,那在电影里演黑社会老大的,不都成了真正的黑社会老大?无论如何,我们给社会公众造成这么不好的影响,我代表全家再次向大家道歉。

  >>>>酒店离家近程不知隔壁是公检法

  5月27日,在晋城市召开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进行再动员、再部署会议上,晋城市公安局通报称,程幼泽绰号“程三”,曾先后三次被判刑。

  法晚:程幼泽出狱当天被直接拉到了海天大酒店,这是你们提前安排好的吗?

  程妻:不是,我们家属根本就没提前预订这个酒店。我们原本想着把他接出来后让他洗个澡,然后回家先见他老妈妈。他妈妈快90岁了,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个饭就可以了。没想到接他出来时都快中午了,然后直接就被他们带到了海天大酒店。事前我们家属并没这样安排,一直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那天的餐费是谁出的钱。

  法晚:当天中午在酒店三楼大厅摆了20桌,你了解吗?

  程妻:到酒店后,我们家人陪他直接去了包间。对于大厅有多少桌当时真不知道,吃饭中间他出去了下,说要跟大家见见面,然后回来告诉我们说来了不少人。但具体多少人,有多少桌,我还是后来看报道才知道的。

  法晚:当天出狱时他不知道海天大酒店隔壁就是公检法和武警消防单位吗?

  程妻:他肯定不知道,最后一次入狱时还没这个酒店。

  法晚:没考虑到午宴设在这里,会给公检法这些单位带来什么影响吗?

  程妻:哪会想到这些啊!当时连谁安排的,我们家人都不知道。只是被他们带来吃个饭,别的也没多想什么。

  法晚:可在当地人看来,这是程幼泽出狱后在向酒店隔壁的单位示威。

  程妻:如果大家这么想,那可真是冤枉死我们了。我们连往这方面考虑都没有,怎么会向他们示威呢?再说,他们之所以这么安排,可能是考虑到离我们家近。我们家离酒店直线距离不到一公里。再说我们家附近也就只有这个酒店好点。根本不存在向这些单位示威的意思。如果这样提,我们家人觉得挺冤。

  >>>>每次犯事都是因为钱坐牢瞒着老母亲

  6月15日,法晚记者获悉,程幼泽的家属已委托律师为程辩护,而家属否认程涉黑,对媒体在公开报道中称其是“黑老大”不满。

  6月17日,山西晋城检察院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,“5·23程幼泽等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”犯罪嫌疑人刘欣、蒙广录、李国林、贺正香、王云兵、毕鹏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,于当日被该院依法批准逮捕。

  法晚:他这次出来,见到后都聊了些什么?

  程妻:他父亲去世近10年了。那天出来吃过午饭,下午三点多就去他姐家看他母亲。老太太耳朵不太好,他就搂着他妈贴着耳朵说:“妈,我忙完生意回来了。”他坐牢的事全家人都瞒着老太太,一直说他去外地做生意了。那天,他陪他妈妈一直到晚上。

  法晚:回来后没做点其他事?

  程妻:他跟我商议给他妈置办一套像样的寿棺,这是我们当地风俗,在老人高龄时,子女们为了孝敬老人都会提前准备。但还没来得及弄,他就又被抓进去了。

  法晚:程幼泽前三次判刑,加起来有20年时间是在监狱里度过,对全家有什么影响?

  程妻:这20年,我们家庭全毁了。不但他毁了,孩子也受到了很大刺激。现在性格很孤僻,不愿和外界沟通交流。

  法晚:他因触犯法律受到严惩,这也不能怨恨别人,都是他自己造成的。

  程妻:是的,做了错事就应该承担后果。触犯了法律就得受到严惩。他每次犯事也都是因为钱惹的祸。1984年,他因抢劫罪被判6年;1996年因流氓罪、抢劫罪、赌博罪判10年;2009年又因犯绑架罪、故意伤害罪、非法买卖爆炸物罪被判刑。每次都离不开一个钱字。我相信,对于程幼泽,依据法律最终会给出一个应有的裁决。

  >>>>因身为国家公务人员起初不愿接受采访

  约见程幼泽妻子采访,是件很艰难的事情。她最终在6月21日晚,同意接受我的采访。机缘巧合,采访地点正是在她丈夫程幼泽出狱当天聚餐的海天大酒店里。

  在见到程妻后,记者发现对方是一位身材瘦弱,穿着套裙的中年女性。程妻向我解释称,因为她身为国家公务人员,所以多有顾忌,所以开始并不愿意接受媒体的采访。采访中,面对我的提问,她有问必答。当谈到程幼泽被社会公众称为“黑社会老大”这个称呼时,她显得有些情绪激动。

  当谈到程幼泽在她心中是个什么样的人时,她微笑道,“我俩十几岁就认识,我对他太了解了。如果他真的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,我早就跟他离婚了。”

  资料来源:中国新闻网、法制晚报等